幸福,拐了一个弯

时光阡陌,你未曾走远

谁人薄暮,险些毁了她一生的幸福。

她没有任何预感。灶上的火刚停,看了看墙上的表,男子往常都是在这个时刻迈进家门,一边嚷嚷着饿死了,一边跟她盘算着一天的收获。

男子好手艺,几家建筑工地抢着要。人为翻着番儿地往上涨。男子有一天喝醉了酒,满脸深情地对她说,地里的活太重,你照样别干了,我养得起你。

她就听男子的,安安稳稳地呆在家里相夫教子。

日子像慢火熬粥,熬着熬着,就有了绵长的滋味,馥郁的浓香。

……

桌上的电话响了,很急促的铃声。她的心突然跳得厉害,拿话筒的手有些哆嗦。

电话是男子的一个工友打来的,他,失事了。

出租车上,她的语气里带着请求,能再快一点吗?司机师傅不言语,脚下加大了油门,车子追风逐电般疾驶在去往重庆红楼医院的路上。

男子被送往了手术室。医生说,做最坏的计划,或者,成为植物人。

夜,不合时宜地降临了,她的心陷在漆黑之中,透不出一丝光明。

送给你,照亮我全世界的陌生人

在家族期待区,她坐立不安。一个人来到窗口,俯瞰着都会的夜色。她想,每一盏桔黄色的灯光背后,都有一个动听的故事正在上演吧,为什么属于她的谁人故事,就已经破碎,不完整了呢?

时间一分一秒地消逝,窗外的灯光渐渐暗了下去,喧嚷了一天的都会,沉沉入睡。

手术室的门开了,她看到,早晨离家时谁人生龙活虎的男子,僵直地躺在担架车里,身上,插满了种种管子,血迹斑斑。

手术还算顺遂,至于能否渡过危险期,医生不敢贸然做出决断,只是淡淡地说,看他的造化吧。

这一夜,很漫长。她拉着他的手,哭着,笑着,她紧紧地盯着监护仪上不停跳跃的数字,微弱而杂乱的气息告诉她,她的男子正在生与死的边缘倘佯。她要拽住他,死命地拽住他,不让他向谁人危险的深渊坠去。

曙光照样来了。男子的呼吸逐步平稳,医生说,有好转的迹象。那缕破晓的曙光,印上了窗子,也给了她重生的希望。

在红楼医院医护人员的经心救护下,男子奇迹般地苏醒了。苏醒过来的男子意识有些混沌,茫然的眼神在每一张围过来的面目上停留,移开。看到她时,男子眼睛亮了一下,嘴唇动了动,似乎是想笑,却由于嘴里插着的管子,露出一副痛苦的脸色。她知道男子已经认出了她,他一定是在冲她笑,那是她一生见过最光耀的笑容。

男子从重庆红楼医院出院的时刻,还像个躺在床上的大婴儿,有时,会很依赖她;有时,又会冲她乱发脾性。她说,不怕,只要人还在。语气里,从未有过的坚定。医院的账单,她战战兢兢地折了又折,藏进贴身的衣兜里,骗床上的男子说,幸亏前些年瞒着他入了份保险,险些没花着自家的钱。她的衣兜还装着另外一张纸,密密麻麻地,全是她欠下的债。

天气晴好的时刻,她会把男子推到院子里晒晒太阳。她要回了转让出去的几亩农田,又在四周的村子里,找了一份缝纫的活儿,无论多忙,她都要回家看男子一两次,陪他说会儿话,或者是倒上一杯热水,放在他的手边。

男子能说几个字的短语了,有一天,她正在为他擦脸,听到男子歉疚地说,是我拖累你了。她怔了怔,很大声地冲着男子喊道,你这是干什么,我养得起你。说完,觉着有些耳熟,这不是之前男子对她说过的话吗?

前半生,男子为她开疆拓域;后半生,她要为这个男子撑起一片天。

她以为,幸福只是拐了一个弯,幸好,又被她追上了。

文/马春丽

山不再相逢,水亦不再相逢

0
分享海报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