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爱,止于梦中

相恋不易,相守何曾轻易

曾经有这样一个少年,他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少年没有脱颖而出的外貌,成就更是一塌糊涂。而谁人女生却是班级中鼎好的,他知道她的身边不乏许多近乎完善的男生。而他却只自落于缄默,他自觉自己的通俗,只有成就才可以让他出众,于是少年很认真的学习。将那份守望浅埋心底。他也会有时探问女生喜欢的事物,装作心不在焉的样子。他也会时常去女孩宿舍楼下散步,只为倏然一瞥间,可以凝望到女孩的一颦一笑。时光急忙,他终究是追赶不上女孩的脚步,而他却贪恋上小说,未曾履历高考便去了另一所高中复读。对于她,除了知道她是罕有的才女外,余下的那可怜可笑的信息交织杂陈,有用的也只有她考上了东南大。而他,还只在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学校里做一名复读生。少年知道,一切美梦,都成了往事,于他来说,昨日越来越多,明天越来越少。希望逐渐混沌,来路凄凉。高三开学前夕,他恍然明晰,原来,梦还未驶向空谈,他也可以考去南京。于是,汗水成了日子唯一的写照,每逢累到乏味,累到昏昏欲睡,少年总会想起两年前那日思夜想的画面。

他记得那是十一前,距离放假五六天的样子,后天即是运动会,少年参加了400米接力跑。晚自习第二节课,少年应约来到操场,与同伴一道训练,操场灯光幽暗,那摇曳的灯火在他的眼中更像是一尾漂荡在海洋上的渔灯,在风中瑟瑟,发出一种近乎哀鸣的吱呀声。接力在冲刺中度过了最后的20米,少年并未看到前方的身影,重重的撞了上去。紧接着,是一半呻吟一半哭泣的女生低吟声,他急了,那是的他有着近乎苛刻的责任感,夹杂着少许懦弱,少年俯下身询问女孩伤势,随后一把背起女孩到了医务室,他就是这样与她相遇的,她陪在受伤女孩的身边。他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手为她敷冰,一手牢牢捏着衣角,他不敢仰面看谁人正在笑着端详他的女孩,她有着近乎完善的五官,一头黝黑的碎发,齐肩的短发衬托着那九天玄女似的面庞,他认可她的眼睛莹莹像黑夜中的启明星,又像是千万年亘古不化的宝石。又或是盈盈秋水,婉约动听。那晚,天气并不热,而他却汗如雨下,像是忍耐了盛夏的酷暑,他第一次知道陪同女孩的名字。她笑他的死板呆气,他贪恋她的冰雪气质。久久。在回到宿舍的时刻,同伴笑着问他与少女相伴的感受若何,他只尴尬的一笑,缄默片晌才笑道,我又不喜欢她。同伴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挑逗道:“就是你喜欢又有什么用,你基本配不上她。”男孩嘿嘿笑了笑,不再语言,一夜无语。夜晚也出离平静。

事后,在校园中她有时见到他,会眯起细长的眸子,右手摇曳,说声:“Hi”。而他却有着出奇的自卑,他不语。只是缄默着低着头,从他身边一闪而过。他这才明了什么叫做翩若惊鸿。那不是在形容优雅。只是在挖苦他的无助。他的可怜,他的自卑。

日子一天天已往。邻近高考。少年翻出一年前的日志,看着纪录中她的点点滴滴。少年总爱在晚饭后独自闲步校园,他在痴迷中盼望寻觅到她曾经来过的痕迹,她的背影正日渐淡出他的回忆。却愈发楔进他心里的深处。

高考如约竣事,少年失利,但总归说得已往,他本可以去外省相对好的学校,可他却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本省的警校,对外的理由不外乎是警校是铁打的饭碗。然后笑笑说他喜欢清淡,不想从商,也没有教书育人的才气。也只有他自己知道,选择的缘故原由。南京,是谁人自己朝思暮想的都会呀。

暑假长的令人绝望,少年翻看着她的日志,日志始于五年前,止于她高考结业,她换了账号,就如她曾经说过,想要一个新的最先。

他还记得昔时自己傻里傻气的冒充外校的学生,加她密友,一起各抒己见,在不经意间逗她笑,还自作主张给她起外号叫做耿魔头,而她却又油滑的引用诛仙中青云的绝世武功神剑御雷真诀来劈少年。好像摇头晃脑的笑道:“我摇头犹如火星撞地球。”尔后也会语重心长的劝慰他说:“晚上不能吃水果,小心得结石。”他会笑着说没关系的,然后很灵巧的将吃了一半的苹果扔进垃圾桶。他们相约一起去内蒙,一起去西藏。一起去岁月的海洋。固然,这些都付之空谈。少年并不明白若何恋爱,他只一味的像只可笑的橡皮糖一样黏着女孩,相互间的相同越来越少,终了,她像是断了线的鹞子,消逝在他的视线中,而他始终不敢亲口认可他一直喜欢她。

固守的爱

厥后,他千方百计托人征采她的踪迹,而她却像是寻踪匿迹般,没了踪影,终于,一次有时的机遇,他张望到了她,她挽着一个面容秀气的少年,在阳光下,他一眼认出了她的笑意,一朵蔷薇绽放在女孩的面容上,他与她擦肩而过。他很想上前打声招呼,可一切话语到了嘴边竟酿成无声的蠕动,第一次,他体会到了心如刀割的滋味,百味杂陈,时光将相互的故事糅杂成一首诗,然后狠狠的碾碎。他很想与她相认,又怕气氛过于尴尬,女孩也因此受伤。只是他似乎忘记了,自始至终,他才是谁人受伤最深的人。

他逐渐明晰,漫长的人生道路。重逢不过是刹那,而重逢后相互间的背影却成了永恒。他愿意就这样一起走下去。他好像知晓,人生不是诗,由于它过于清淡,人生不是梦,由于它过于真实,人生更不是棋,只因它绝不重来。人生就像时光中的一张白纸,写满了,泛黄了, 再怎么舍不得。也终究要放下。

即临的9月,少年将拿着录取通知书,拖着箱子向后挥了挥衣袖,强忍着眼泪,告辞送行的怙恃。踏上修业的旅途。逐步修业路,不知道他会与谁相遇,人生中的一万次相遇中又会有谁成为他生掷中的事业,这一切,就无从告知了。他只记得谁人十月,他与她的相遇,成了尘封的影象。

世间情爱,多出自缘分,不问缘由,不知往复。游云行水,日出清流。早已勾勒出人生的脉络,舟行千里,方知江河的浩渺,沉沉浮浮。但总归有一两件优美的邂逅始于有时,止于梦乡。

有位诗人说的好,流年不言惆怅,也难过欣喜,生命的真正寄义不是你履历了几多喜悦悲痛。读懂它的人明晓人生最珍贵的就是清淡。是无常。是舍得。

惋惜他舍不得。

少年想,日后相互相见,或许他会大方的同她相语。由于他知道,人世或许存在硝烟,存在悲悯,存在愁苦,存在猥贱,存在哀怨,只要他另有爱,一切都照样这样优美。

至少,他一直喜欢着她。

幸福,拐了一个弯

该内容由网友贡献,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

0
分享海报

官方公众号:#####(长按复制)

站点公告

网站正在建设中,敬请期待~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