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1114

其实我没那么坚强

五月的天,幸福的季节。午后的幽静小站,站台下熟睡的双轨交汇隐没于北方的地平线。微暖的空气轻轻的哆嗦,于是隐约中似乎听到那双轨熟睡的酣声亦或远处火车鸣笛的声响。

突然的一声哨子打破了这短暂的镇静。于是,三三两两的人最先向站台跑去。这时一个小伙子也拖着个大行李箱随着稀稀落落的人群向前跑。当人们气喘吁吁跑到站台的时刻却不见那火车的影子,于是人们又三三两两的聊起天来。

那小伙子一个人倚着站台的柱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声长笛,火车终于泛起在人们的视线里,于是人群又重新安静下来。

当火车的笛声再一次响起的时刻,小站已经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南下的火车向前奔腾。

小伙子很幸运买到的是靠窗的坐票,上了火车他发现车厢里的人不是许多,小伙子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他的旁边另有劈面的座位都照样空的。看着窗外,他戴上耳机听起了歌。

火车经过了几个小站逐步的上来的人多了,车厢里的位子已所剩无几,在他的前面坐了一对老年夫妇。刚最先的时刻还说了几句话,可老人家的耳朵似乎有些失聪,说了几句小伙子就又听他的音乐去了。

“亲爱的游客同伙们,下一站是济南站,列车将在此处停车十分钟,有需要下车的游客同伙们请不要走远。”列车的喇叭里响起了广播。

小伙子摘了耳机,看了看窗外,“果真是大站,外面的人真多。”

在站台上挤了很多若干人,在人群中有一个女人拉着个大行李箱满头大汗,他估量那女人的岁数和自己也差不多大,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与成熟。

“这有人坐吗?”女人热的脸通红。

“没人。”

女人举着她的大行李箱往行李架上放,可半天也没放上去。

“我帮你吧。”

“哦,谢谢,谢谢!”

小伙子接过了女人手里的行李箱,在他们四目相接的那一刻,女人以为心跳的好快,而小伙子也以为脸上火辣辣的烫,小伙子赶忙转过身去放行李箱。放好了行李箱女人就坐在了小伙子旁边的座位上了。

“你要去哪?”女人先开口说了话。

“我要去武汉。”

“你是在那事情?”

“恩是的,我在武汉上的大学,刚毕了业,找了一份公司财务事情。”

相比女人小伙子倒显得青涩许多,女人倒是更老成大方,语言的语气感受也大岁数很多若干。

“你呢?”

“我去长沙,我在那事情。”女人一笑。

“你也是刚结业?”

“没,我都事情六年了。”女人显得稍稍有些不好意思,“我初中结业就不念了,去学了美容。”

女人的神色一会就恢复了正常。

我想若是有什么让女人以为不好意思的,也只有在人们问她文凭的时刻,其她方面她从来没以为自己比别人差。

“你都事情六年了?”看着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人小伙子有点惊讶。

“是啊,我现在是美容院的店长。”说这话时女人清淡的语气中照样能听出几分自满。

“你都当店长了啊。”小伙子的脸色由惊讶又变得有点羡慕了。

“你别羡慕我,你的前途可比我灼烁多了。”女人淡淡的一笑。

“那你一定吃了不少苦。”

“没吃什么苦。”实在女人没说,最先做美容的时刻,天天都累得手腕肿,当了店长费心的事更多,可她都一个人都扛过来了。

一个人在社会上闯荡了这么多年,女人学会了一件事就是不容易的向任何人诉苦,她怕习惯了,有些事自己就再也扛不住了。

女人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说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尹萧然。”

“我叫莫希茗。”

两个人算是相互先容了一下。

“你怎么买的硬座?”小伙子脸上有些不解。

女人一听就明了了小伙子的意思,现在店长的她人为也是不菲。

“我没买到动车的车票,就连硬座的也没买到。”女人摊了摊手,那脸色似乎在说真是活见鬼了。

不知不觉间,太阳已落西山,只留红色的云在天涯盘旋。

“我看你没带什么吃的。”

“我在火车上从来不吃东西,这已是多年的习惯,只是没想到这次会坐这么久。”

“那怎么行呢。”小伙子从背包里拿出了两桶面。

“你等着,我去泡。”

“真的不用,我不吃的。”

女人那里拗得过小伙子,小伙子拿着两桶面就出去了。

看着小伙子在人群里左挤右挤,女人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动。这些年都是她体贴别人,还没有人这么体贴她。

过了一会小伙子端着两桶热腾腾的面回来了。

“吃吧。”

“我真的不吃。”女人终究没有吃那桶面。

也许她不知道她推回的这一碗面让小伙子心里多难受。

“哦,你不爱吃面,没事我背包里另有零食。”小伙子从背包里又拿出了很多若干零食。

“你可真仔细,你女朋一定很幸福吧!”

小伙子抓了抓头,“我,我还没女同伙呢。”

“不会吧!这下女人倒显得有点惊讶了。

“恩,一直没有合适的。”

实在小伙子没说,家里清贫的他是有些自卑的,有过女孩子对他广告可都被他婉言拒绝了,至于自动去追别人,他连想都不会想的。

窗外已是漆黑一片,只在远处还能瞥见几盏灯火。

“你若困就到内里来,趴在桌子上睡会吧。”

“你呢?”

“我习惯倚着座位睡。”小伙子买的靠窗的票就是想晚上能趴桌子上睡,显然他说谎了。

“恩”女人和小伙子换了座位。

也许女人太困了趴在桌子上一会就睡过去了,至于火车又停了几回车她都不知道。

“小伙子这不是你的座位吧?”刚上来的一个中年男子手里晃着车票。

“嘘••••”小伙子示意中年男子小点声,“这确实不是我的,您坐吧。”

走过青春方知 乐维斯式爱情才是真爱情

火车无声的飞驰着,车厢内一个在香香的睡,一个在逐步的熬。

看着熟睡的女人,萧然以为好幸福。以前他从不给自己去体贴一个人的机遇,原来照顾一个人可以这样的幸福。

夜深了估量车厢内空调开的有点冷,女人的两只胳膊牢牢的搂在一起,总是乱动睡得不是很扎实。萧然脱下了自己的外衣给女人披上了,她果真不再乱动睡得扎实多了。

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过去了,窗外的地平线已隐约可见。

当女人睁开惺忪的睡眼,“咦?”身边坐了一个生疏的男子,“他呢?”

旁边的中年男子见女人醒了,“你男同伙可真体贴,自己站那冻了一夜!”

女人一起身披着的衣服滑了下来。

“他不是•••”

“她不是•••”

到了嘴边的话两个人又都咽了回去,以为对方会注释,效果两个人都没注释。

“小伙子你坐吧,我就要下车了。”男子拿起他的包向门口走去。

小伙子坐了下来,女人把滑落的衣遵守死后拿了出来。

“给你,快穿上。你怎么不叫醒我,就这么傻站了一夜!”看着萧然发紫的嘴唇另有黑黑的眼圈女人的口吻里有几分指责另有几分心疼。

萧然接过了衣服,上面另有她淡淡的温度。

“没关系的。”萧然浅浅的一笑。

“我去冲杯奶茶。”他从背包里拿出了两杯奶茶。

随手他穿上了自己的衣服,这一穿一温和他不禁打了个激灵。

奶茶还没有放到桌子上,“亲爱的游客同伙们,火车马上就要进汉口车站了,有下车的游客请提前做好准备,在这里我代表K1114全体乘务职员祝您旅途愉快,阖家欢乐!”

“我要到站了。”萧然放下了手里的奶茶。

“谢谢你!”莫希茗眼里的泪水在打转。

“我该应谢谢你,照顾一个人原来是这样的幸福。”

萧然走了,他没要她的电话,他的自卑心理又在作祟。而她也没给,别人都没要好强的她又怎么会自动给。

上对了车,却下错了站,人生就是这样,等想补票的时刻为时已晚。

她把头转向了窗外,由于她不想让他瞥见自己留下的泪水。

他把身转向了门口,由于他不想让她瞥见自己不舍的眼神。

他走了,留给她一道急忙的背影,最后连那背影也在茫茫的人群中消逝的无影无踪。

“还没有上车的游客同伙们请抓紧时间,列车马上就要开动了。”

火车徐徐的开动了,在乘务员关上车门的那一刹那,门缝里飞出一张纸条,13589091351这是那张纸条上写的号码。

“亲爱的游客同伙请不要乱扔纸条。”

“哦,我不小心掉出去的,下次注重!”她回覆的有些心不在焉。

那张纸条在站台上被风吹来吹去,却始终不见有人来捡。

一张失踪的脸贴在火车的门窗之上,越走越远。

当火车消逝在远方,站台石柱的后面却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尹萧然。就在他泛起的前一秒,火车站打扫卫生的大妈,刚把那张纸条扫进她的垃圾铲里。

人们都说平行的双轨永远没有交点,可有一天当你蓦然回首的时刻,你会发现在远方的地平线那里有一个点,那就是双规的交点。

故事并没有就这样竣事。

四年后,莫希茗成了区域总经理,而尹萧然也成了一个大公司的财务总监。

两人养成了一个同样的习惯,那就是办公的时刻所乘坐的交通工具听公司的放置,然则出了公司,放假回家他们只会买K1114的硬座。同事另有下属们对他们的习惯很是新鲜,放着飞机不坐去买硬座。

这年的春节作为公司的高级管理职员,他们熬到了最后才走。

火车站的人真多,K1114的人更多,两个人差点没挤进去。

“对不起!”尹萧然踩到了前面女士的脚。

“哦,没关系。”那女士转头一笑。

“莫希茗!”

“尹萧然!”

两个人都是欣喜若狂。

挤过拥挤的人群,两个人来到了车厢的餐厅,这里的人相对少一点。

“我还以为再也遇不见你了!”尹萧然语言的语气是那样激的动。

“怎么你一直想遇见我吗?”莫希茗有意装作很淡定的样子。

“是啊”说着尹萧然从提包里拿出了一摞火车票,得有二十张,“这些年我坐了若干趟K1114!”

“是吗?估量没我的多吧!”说着只见莫希茗也从她的提包里拿出了一摞火车票,居然比尹萧然的还多,估量得有二十张多张。

“你?”尹萧然看得都有些愣了,傻子都明了了这是什么意思。

两个人牢牢的拥抱了在一起。

“我以为下错了站,就再也等不到对的人了。”

“我还以为平行的双轨真的没有交点,原来只是要再看的远一点!”

两个人流下了幸福的眼泪,有的时刻泪水是应该恣意流的。

莫希茗趴在尹萧然的怀里,“你看我这张最早的是09年2月7日的”

“我最早的是09年3月12日的。”两个人比对着手里的车票。

“我这张是那年5月2日的。”

“我的也是!”尹萧然有点不敢信赖。

“你几号车厢?”莫希茗也以为不可能。

“我六号。”

“我五号。”

“哦,天啊,也太巧了!”莫希茗忍不住叫了出来。

这样的巧合在他们随后的比照里另有四个。

“真是难以想象。”要不是今天亲自比对,尹萧然打死也不会信赖,他们曾近那么近过,相隔只有短短的几米。

“也许是上天对我们的磨练,不管怎么样,我们相遇了。”莫希茗深情的看着尹萧然。

“恩”两个人搂得更紧了,他们没有理由再去埋怨,他们除了谢谢上天照样谢谢。

一年后他们举行了婚礼,在婚礼的现场他们幸福的向所有来宾展示了他们神奇的车票,人们除了惊呼,更多的是钦佩他们为爱所做的坚持。

爱可能会擦肩而过,但若是你能多回几转头再去找找,也许你就会幸福一辈子,就像K1114的恋爱。

织一梦,醉千年

该内容由网友贡献,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

0
分享海报

官方公众号:#####(长按复制)

站点公告

网站正在建设中,敬请期待~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