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不会着花的树

没有名分的爱

栗素一个人来到山崖,哀戚的样子让人楚楚堪怜,她恼恨地看着谷底那棵不着花的树,又略带深情。

栗素本是富家千金,掉臂家人否决坚决地和韩川在一起,她信赖执着的恋爱可以战胜一切。

然而天主并没有一直将好运弃捐在她身上,栗总公司遭奸人所害,一夜之间,欠债连连,身边所谓的同伙早已消逝得无影无踪。备受袭击的栗素颓丧的倾躺在沙发上,见怙恃满眼希望地看着她,她似乎也明了了什么。

竺峰一直对栗素情有独钟,他的家境跟栗素正是门当户对,这个公认的女婿却怎么也过不了栗素这关,她知道,她爱的人是韩川,无论如何,她都要嫁给他。

当怙恃跪在她眼前乞求她嫁给竺峰时,她默无声息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一边掉眼泪,一边回忆着和韩川的点点滴滴。她恨,恨自己没有身在通俗的家庭,才会现在酿成商业的交流品。她没什么可说的了,只有缄默,缄默,在缄默中窒息,在缄默中溺亡。

第二天,她化好了盛饰,也许,这是她最后一次以独身的名义去见韩川了,所有的情愫酿成了刀子,一刀一刀地致她于死地。

在谁人山崖上,泛起了栗素迷人的笑容,谁人优美的她照样没有消逝,她和韩川看着谷底的树,回忆着以前的点点滴滴。

“为什么谷底的树不着花呢?”

童年的栗素瞪着大大的眼睛好奇地问着。

“苯蛋,没有阳光怎么可能着花呢!”

“我信赖它一定会着花的!”栗素坚定不谕地说着:“就像我们。”

韩川看着她,只是傻傻地笑了…

而现在,栗素也终于对自己的无邪感应可笑,现在她才知道,什么事情都没有想象的那么简朴。

韩川一呀牙,抱紧了她,深情地说着:“栗素,不要嫁给他,我决不会让你受委屈的,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想设施帮伯父把债还了。”

栗素肆无忌惮地哭了,她知道这不能能,但照样被他的话感动,她,信赖他…

写给将来与我相见的那个人

栗素一直在怙恃眼前拖延时间,她始终不愿放弃心中的恋爱,哪怕只有一点点希望。

怙恃已经没有耐心等了,只狠狠地甩出几句话:“都几天了,那小子一点新闻都没有,孩子,别傻了好吗?估量人家见你没钱,早跑了!”

“不能能。”栗素委屈的轻声说着:“我信赖他一定会回来找我的。”

“那你打他电话,看他还敢接吗?”

栗素哆嗦的手急遽掏出手机,按下熟悉的号码,过了良久,内里终于传来了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手机“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碎成两半,心碎的声音,也在空旷的天下往返激荡着。那是献给恋爱最后的奠曲。栗素的唯一希望灭了,顷刻之间,她似乎成熟了许多,脸上再也没有了无邪的笑容。

华美的殿堂上,婚礼进行曲重复的响着,一遍又一遍。窗外的叶子还在落着,一片又一片。栗素穿着白色的婚纱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可是她梦中的婚礼,只是梦中却成了永远的梦。

好像一切都是浮云,一切经风雨洗礼后又归于平静,栗素一个人站在山崖上,她告诉自己,什么都回不去了…

故事的主角是韩川没错,韩川深爱着栗素没错,错的是运气。

栗素不会知道,韩川为了快速赚钱,选择了犯罪之路,在贩卖毒品的时刻,他就已经知道了他的了局,他畏惧栗素知道,更畏惧牵连到她,于是毁掉手机,委托同伙把钱匿名转给栗素,然后在警员眼前自杀了,死之前告诉同伙,一定要以亲人的身份领回遗体,然后火化了,将骨灰撒在骨底,他要用灵魂去灼热那些树,让栗素看到万世花开。

可笑的是他的同伙早拿着钱销声匿迹了。

栗素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子,她紧握着手中的戒指,那些树终究没有着花,阳光到达不了的地方没有天堂,这是栗素最后一次来这里了,她转身脱离,从明天起,做好别人的妻子,幸亏竺峰爱着栗素,也许时间会让她忘记韩川,谷底的树,注定不着花,只是山谷里还回荡着童年的声音:

“为什么谷底的树不着花呢?”

“苯蛋,没有阳光怎么可能着花呢!”

风吹过,栗素浅笑安然,发资尽乱,誓言就在风中,她听不见,恋爱就在眼前,她触不到,花就开在山间,她看不清…

晓梦蝴蝶,在谷底盘旋。雨悼念的季节,在风中飘斜。梦不能言,梦不能语,梦,似断似续…人不能猜,人不能测,人,无法决择…爱不能说,爱不能得,爱,树下泥色……

你爱TA,不是因为TA是最好的

该内容由网友贡献,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

0
分享海报

官方公众号:#####(长按复制)

站点公告

网站建设中,敬请期待。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