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是我唯一念兹在兹的青词

宝贝,我永远爱你…

把忖量藏在心间,任季风渐瘦了容颜。如果秋水可以望穿,我愿在江枫边静待流年,目尽千帆,执着守候这一世属于我的地老天荒。

――题记

又是一年雨落江南,又是一年叶落无声。每次走进那片红枫林,指尖轻拨,总能触动一帘幽梦。

行走在铺满落叶的小径上,更多的应该是触景伤情吧?降低的情绪,瞬间来临,不能抵抗。

我在天之涯,君在地之角,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萧条清秋节。

一袭秋尘,掠过身旁,随风的衣袖多了份凄凉。任心事凝结成平平仄仄的断章残句,在无语的笑颜里恣意绽放……

已记不清,我们曾煮酒共诗词,相依写下了若干江南烟雨柔情似梦的文字;已记不清,自己有若干次长亭望尽,看黄昏悄悄埋葬了黎明的温暖。我只记得,你说我穿长裙最萧洒,于是,不管炎炎夏日,照样冷冷冬天,一年四季我都是长裙装扮,再无其他;我只记得,你说我留长发最迷人,于是,无论月升、照样月落,无论春来、照样秋至,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我都舍不得剪短我的发。

天涯的终点有多远?从来没有机会去丈量,我只知道,守望路上,那一地相思红豆是为你栽。

你的名字,永远是我掌心弥合的琴瑟,也是我今生唯一念兹在兹的青词。今生,只写一曲恋歌,为只为谱你我风华绝代;今世,日夜泼墨红绡,为只为绘你我今生永恒爱恋。

我,只是红尘俗世里的一个烟火女子,盼望的实在很简单,只需一份知心的温暖,便足够・。

霜雨伴泪酒一杯,一半苏醒一半醉。为了你,我曾试着用瘦笔涂落一季又一季的相思,在红尘最深处,强迫自己逐步学会挥袖从容,暖笑无殇。只是啊只是,忖量那么浓,我若何起劲也填补不了心中的那份残缺,我可以略去许许多多文字,却怎么也略不去心底忖量的忧伤。为了你,我也曾试着坐在春天的角落,用娴静的心去堆砌词句,却发现文字里始终没有季节的盎然,多只多了几许岁月的薄凉。

知道你最爱秋天,以是,每一个入秋的季节,我都市坐在夜色阑珊处,谛听叶落的声音,闭目,想你。今生有你,我再也容不下任何一个男子,入我之心。纵然你不在身边,我也可以挽住黑夜里那一片无尘的时光,就当是挽住了你的心与我一同呼吸……

可否爱我

一曲离殇,清瘦了谁的容颜?一季叶落,唤醒了谁的惆怅?风中,梵音错落情怀。今日,谁以一双素手,酿一壶秋天情思,以一种最虔敬的方式,祈求你踏叶而来,席地而坐,就着这片秋意秋色,畅怀共饮?

随手,拾起一片落叶,轻问:这一季又一季的执着不悔,是否可以淌过岁月的河川,写下一生最优美的不朽篇章?

我一直都认同这样一句话:“守候也是一种幸福,哪怕这种幸福是伶仃、冗长和伤感的。”

是的,花开相惜,花落莫悲!遥遥相望不相忘,远远忖量不相离!红尘万丈,君情难忘,今生,只想执子之手,与君浅笑而行,共赏岁月静好。好想你在我身边,用手搂住我肩,我们一起走向那没有终点的终点……

看!素净的天空,很蓝很蓝,没有乌云,有的只是我纯净的忖量。我想,如果影象是座方城。那么,为了爱,我情愿划地为牢,将自己困窘其中。朱颜,青丝三千,今生只为君留。

如若可以,很想,以黛目传情,话一场芙蓉倾城,付一段盛世流年;如若可以,很想,用江南烟雨浸半盅茶香余,温诉一世地老天荒。如若可以,请允许我,一念执着,为你守候枫林万千情思,等你某天不期而至。

眼前,每一片落叶的飘舞,都犹如你的笑靥,我,安于凝眸、静听。

风起叶舞中,我好像瞥见你一身青衫长袖,抱一素琴翩然而来,明眸含情,一如初见。

你曾告诉我,说你最爱秋天,说每片落叶都承载着你深深的忖量,以是,今天,我只专注的想尽可能把落叶轻轻的一一拾起。

我想,拾起了落叶,我就拥有了你的忖量。贴紧了落叶,我和你,就是零距离。

默默的许一份温暖,另有那温暖如初的笑,就让我简静如诗,忘了叶落的惆怅,在这满含忖量的枫林,继续守候下一场不期而约的遇见。

――文 雨袂独舞

心疼只是一种疼

该内容由网友贡献,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

0
分享海报

官方公众号:#####(长按复制)

站点公告

网站正在建设中,敬请期待~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