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

北京爱情故事。。。

有人说,若是你想要什么,就一直去想,那么了局定当令人欣喜,而历程,无论是漫长照样艰辛,都可以忽略不计

于是,我信了,我也做了……

那一年,我二十三岁;我娶亲了,她是一个善良娴静的女孩,我喜欢她的可爱浅笑,喜欢她的温柔言语,我性格强硬,脾性狂妄,娶亲的前夕,我突然有种亘古未有的幸福感,我想以后,我对她的好,一定要胜过自己;那天,她问我,你爱我吗?我说,爱是死结,我会用一生来解

那一年,我二十五岁;依然记得娶亲前她说喜欢旅游,谁人时侯,我没准许她,答应若是碰到了转变,就一文不值了,我已经告退,准备和她去嬉戏一番,去江南看烟雨,去中原看名山,去厦门看大海,主要的是,要去新疆,她有许多亲人在那边,我要陪着她,去完成他的心愿,在新疆的黄昏,只有我们两个,我背着他,走在小道上,她说,和我在一起真的很幸福,我笑着说,你该减肥了

那一年,我二十七岁;我们有了孩子,我喜欢女儿,由于女儿长大了会疼爹,她笑着说我太自私,实在我更希望女儿长大了能多爱妈妈一点,这样,她就不会心情欠好,不会在以后的更年期里喝埋头,究竟,那是在花我的钱;在女儿咿呀学语时代,她教女儿说的第一句话,是喊爸爸

那一年,我三十岁;我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理想,但时机一直与我擦肩,男子三十而立,我没立,她说没关系,立或者不立,都不必强求,一家人能在一起用饭语言,就是最好的“立”,我笑的很委曲,她的抚慰,给了我动力,给了我坚持与稳重,我的理想完成了一半,旅店开张那天晚上,我请了我最好的两个同伙,一直喝着聊到了天明,我们都哭了;那天晚上,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抱着我,牢牢的

那一年,我三十三岁;我们买了车,车不贵,但开着能跑,我置心清净,一直不喜欢旅游,但这一次,又破例了,我要带着她,另有怙恃和女儿,去愉快的嬉戏一段时间,去哪都可以,去哪都开心,怙恃对她一直很好,连我,都要感应羡慕;回来的路上,我看着他们谈笑,悄然发现,岁月已在怙恃的头上,种下了鹤发,莫名的辛酸,看了看远处的飘云与绿灯,驶向前往

且行且珍惜…

那一年,我四十岁;女儿上了初中,有一天,她突然问我,马克思的胡子长,照样恩格斯的胡子长,我笑着,抚摸着她的头,对她说,实在,圣诞老人的胡子最长,她喜欢画画,学习文化课时代,我送她去画室学习,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无论最终能获得什么,但最少历程是开心的;小时刻,事与愿违,我走了最不喜欢的路,不能让她重蹈覆辙,决不

那一年,我四十七岁;店里,我们一起在绣十字绣,同伙笑着说我们返大还童了,年轻的时刻,她很喜欢绣些器械,我不会,她就教我,我脑子笨,总是绣错,她就会推我一把,说我真笨,我就站起来,倒了杯水,放了些苦丁,给她喝,虽然她不喜欢,但谁让她说我笨来着;我递给同伙一杯酒,碰了一下,没语言,一起干了,我们认识了三十年,相互领会,时光的流逝,只能加倍坚硬我们之间的友谊,那是永恒的,而且亘古稳定

那一年,我五十岁;女儿恋爱了,是外地的一个小伙子,她对女儿说,只要你幸福快乐,再远,哪怕是印度尼西亚,也算不得什么,我站起身,点了颔首;那晚,她哭了,用被子蒙着头,泣不成声

那一年,我五十五岁;母亲走了,没有受到一点罪,很宁静的闭上眼,就像从未来到这个世界上一样,我就看着母亲的遗体,不吃不喝看了一天,我想大哭,却滴泪不落,小时刻在家里油滑玩闹,年轻的时刻在家里耀武扬威,与母亲顶嘴,与母亲怄气;我终于知道,母亲头上的鹤发是被自己的孩子气出来的,额头上的皱纹是终年操劳的印记,妈,你站起来,打我吧,下辈子,我还做你儿子,做一个孝顺的儿子

那一年,我六十六岁;我“退休”了,什么事都不再费心,养了盆仙人掌,一直没死,养了两个乌龟,一直在世,对了,我还养着她呢,一切都安好无恙,没事去街上溜达溜达,找老张下下棋,那家伙老下不外我,找老陈聊聊天,回到家,她包了饺子,韭菜蒜黄的,不要钱,吃了一大碗,真香

那一年,我七十三岁;我们又去了海边,这次,另有几个认识了一辈子的同伙,相互搀扶着,吹着海风,望着远在天边的海霞,我们相视而笑,回忆着那些属于我们配合的故事,故事有悲有喜,有愁有乐,所谓的生涯,被我们歧视的一塌糊涂,我们都知道,我们不会再像这样在一起了,已经没有机会了,一丁点都没有

那一年,我八十八岁;昨天,她走了,我含着泪,擦拭着她年轻时刻的照片,她笑着,那笑容,终被岁月所侵蚀,临走前,我回覆她:死结已解;我的声音在哽咽,但我知道她是听到了,嘴角上扬,歪头睡去

那一年,我八十九岁;我把女儿喊到我身旁,我要跟你妈葬在一起,这本书,记得每年都给我们翻一翻,循环的路途太远,我怕找不到她,这书,是记号……

一别,即是一生

该内容由网友贡献,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

0
分享海报

官方公众号:#####(长按复制)

站点公告

网站正在建设中,敬请期待~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