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萤细语(原创)

许你一场春暖花开

我爱你,在没有绿叶的枝端俯视你;俯视你,躺在一角伶仃的土地。

我爱你,在没有金苹果的果园里透视你;透视你,踩着夜露悄悄寻觅的声音。

我爱你,在没有轨道的天体上注视你;注视你,捕捉流萤的神情。

若是,你的同伙只在梦里,现在没有泛起,你多情的眸子,又将收敛忧思,并让那积郁占有热情,让痛苦的梦呓取代无邪的错识。

若是,你的同党在召唤,一切是斑驳的碎影。这停不住你的激情,而心底的祈望加倍强烈,梦中的甜蜜,溢满湿润的面颊。

若是,你的花园秋风再起,飘落的不是掩饰,而是对现实的憎恶。你是一株慑人心魄的腊梅,纵然没有雪花,依然怒放。

那么,我为你祈祷:另有许多的夜晚,希望你不再伶仃。

天空中飞舞着,无数只红蜻蜓,看她们的神情,是那样的闲暇,是那样的轻盈。温暖的晴明,是她们快乐的节日。

我们眼望着海蓝蓝的天,没有选择一角的自由。红色的火蒸腾着冰凉的心思,飞升的不再是童真的岛上,那种轻衔海浪花的纯情。

暮色将至,我们又将成为伶仃的彷徨者。在迷茫的山野之中,我们似闻声山泉自在的呻吟。那纷飞的思绪,又将网住旋回的影象,与永不改变的梦。

想起那些在白天欢愉的精灵,她们在平静的夜色中,又将若何?她们是夜莺,夜露打湿了身心。在悄悄的角落里,她们祈祷:风暴不会再有。

黑夜与淫雨,是她们痛苦的泉源。

我们盼望黑夜,由于我们可以自由自在地畅想;我们盼望淫雨的撕扯,由于我们可以自由自在地抒情。

黑夜与淫雨,塑造了我们的灵魂。

晨光湿漉漉的,轻洒在微明的林间。我们是诗人,刚从梦中醒来。眼望着枫叶林,朦朦胧胧的火焰,从心灵深处点燃。清秋的悲壮,莫过于落叶的心事。

我们在这时刻,处于半明半寐的状态。一起的寻觅,网住了若干嘲弄的蜘蛛。我们不会因此而沉落,于落叶笼罩的惆怅,由于另有许多的早晨,另有许多爱与恨的交替。若是有一天,我们真的沉落,那么爱与恨将陨灭,不会留一点灰烬。

只要我们在世,就有蒙受爱与恨的义务。晨光湿漉漉的,轻洒于弯弯的眉宇。我们是诗人,刚从梦中醒来,又将走进清凉的影象。

悔恨,是我们眷念已往。已往那失踪的枫叶,现在已化为永远的惋惜。若是,我们把它忘却,那将是为了更深沉的影象。对忘却的反思,莫过于不愉悦的现实。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你用眼睛去考察宇宙,同伙。你有一双哲人的眼睛,世俗的爱与恨,深藏心里。

红尘的混浊,像不散的浓雾,时时伸张。你憎恨那虚伪的卖笑,与狡诈的算计。

你用眼睛,选择蓝天与大地;用眼睛,理想花蕾与山崖。同伙,你有两弯看不见底的清潭。

你伫立在静谧之中,虚幻之神,像风一样,把你轻轻叫醒。缄默中,你又走向现实的陆地。

你步于泥泞之中,希望之神,像野风一样,把你激昂,滑踏中,你又走向七彩的晴明。

可我记得:你有优美的寥寂,浮于眉宇。

记得,有位诗人说过,布谷是阴天的笛手,吹着快收割的笛音,召唤人们,一切都已改变。是的,我们的天下,都在改变,正如天色与地景。可我们的梦,不会变。

我们是流云。我们没有归宿。鸽哨,在头顶的上空闪过,它能带走我们的梦呓,它能带走我们自编的花环吗?我们并不希望,由于我们只有自己。

是的,布谷声又响起。我们将收获到什么,一样的果实,一样的种子。

你把你的美,施舍到我的孤寂的生涯之中来。我是一个托钵人,没有你,我将加倍悲痛。在你真的来到眼前,我只看到蓝天与白云,由于胆怯。这样的角色是自然的,丝毫没有掩饰的迹象。

在你召唤我的时刻,记得我闻声你浅浅的笑声。这童真的吐露,给了我温柔的宽慰,给了我瞬间向往的错觉。

信赖我吧!

你守着我的时刻,我却在你的呼吸里入睡了。我没有闻声你的歌声,你便摇着绿枝,我有点迷惘。

我在梦中。我瞥见有一片绿洲,在我眼前舒展,终点是漠漠的大海。我瞥见你的红帆,你的黑发被海风卷起,在脑后飘摇。你赤着脚,我闻声你说,海水真温暖。

你叫醒了我,你却进入了梦中。

不要说我可怜,在我的眼睛和声音里,虽然充满痛苦与悲凄。

不要说我无邪,在我的文字和歌声中,虽然充满理想与梦呓。

我是自己的。我愿接受一切不幸的风暴,只有这些不幸的诱惑,更能说明我是命中注定的诗人。

我是一朵孤云,一座孤岛,一潭孤源。只有这种自我的强烈,更能蒙受这人世的沧桑。

你许我地老天荒,却为她穿上婚纱!

0
分享海报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