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你,在江南的烟雨中

梦里花落知多少,几多惆怅几多愁

蔚蓝的天空,是一尘不染的心。阳光,是穿透心灵的佛光。一盏清茗,一缕芬芳,一袭青衫,一段温馨的往事,在青山流水间醉了往来的风。寥寂悄悄滑过,在岁月深处,迷蒙成漫天的烟雨,泼洒出江南的水墨丹青。

与你相遇,是我今生最美的意外。雨后的天空,没有亮丽的彩虹,却有惊心动魄的蔚蓝。你站在湖光山色,芳草萋萋的田园里,一袭白衣,惊艳了流水落花。缘是什么?只在那心灵一瞬间的悸动。爱是什么?只在相互不经意的惊鸿一瞥。也许是寻找了千年的守候,也许是遗忘了时光的守候,刹那便成永恒。心动,即是一辈子。人生的最美,莫过于邂逅的刹那,灵与肉的撞击,温柔了优美的江南。

温婉如玉,蕙质兰心,我拿什么来形容你。你是婉约在古典里的女子,带着陶渊明的隐逸,李清照的清静,温温的,润润的,行走在江南的水乡,誊写着萧洒的诗韵。不热烈,不张扬,犹如这江南的雨,飘飘洒洒,若有若无,朦胧了我的梦。成熟的胸怀,慈悲的心灵,闲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似水流年,沉淀出你淡淡的清雅,你是个知性并深邃女子。痴迷,是我的心。陶醉,是我的情。魂牵,梦萦。感受每一滴雨,都是你的泪;每一片云,都是你的情;每一朵花,都是你的心;每一缕风,都带着你的芬芳;每一声水响,都是你的轻吟。云水禅心,你在红尘之外,静立成我心中的佛。

闲步在烟雨江南,沿着曲折的柳堤,静观鱼戏波,风吹浪,任相思如云烟弥漫。想那细长的柳丝,如你风中的长发,萧洒出古典的浪漫。曲径通幽,石桥水榭,亭台楼阁,无不缱绻着淡淡的思绪。已经是春天了,你的心还睡着吗?桃花开了,又谢了。柳叶落了又青了。那雨里的芭蕉,还耷拉者枯萎了的伟大的叶子,怀素已去了千年。你瞥见了吗?清亮的碧潭,三五成群的青鱼,嘴里衔着水草,在丝藻里浮游,恣意享受自由自在的快乐。落花洒满碧潭,青草铺满山坡,我在春天里徜徉,心里却只有你。另有一条新鲜的青鱼,却喜欢倒游,好像起义的我,总做些新鲜的事。柳丝里一座孤亭,亭子空荡荡的,与那顾影自怜的垂柳一道,在碧波烟雨里惆怅。

很喜欢这片神奇的土地,和这土地上有点传奇的园林。这是这个都会中央,最后的净土。几百亩的园林,数百年的历史。越过一个小潭,上坡,又是一个小潭。一律的小径通幽,一律的古木苍苍。古樟和古枫上悬挂的牌子上显示,这些古树已经有200年或150年历史。最年轻的桂树,也有百年岁月。站在桥栏上观鱼,静听流水潺潺,好像就在世外。古老的紫藤,顺着古树,蜿蜒出苍劲和强硬,紫藤上的紫花,灿烂成春天特有的绚丽,那是怎样一种花瀑?倾泻出一种磅礴和深邃,好像你特有的文雅和浪漫。漫天花雨,漫天花语。鸟儿啁啾,在这样一个净土,它们的鸣声是最响亮的,它们的声音里,只知有爱,不知有恨。鸟鸣如天籁,伴着水声,伴着花香,在绿荫深处,在寥寂深处,在禅心深处。

下石桥,即是一渠,渠中流水颇急,却更见清亮。水藻如风中的乱发,细小的鱼苗,如针尖,如细丝,如雨珠,如女子的睫毛,在急流里窜。渠旁即是碧塘,几处钓台,伸进碧塘,古老的石栏,却没有一个钓客。便少了些许“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的古意,好想与你,披蓑戴笠,执手相看,在这绵绵的雨里,静钓一潭风月。挥洒我是渔公,你是渔婆的千年浪漫。花香沁鼻,好像你的体香,幽静而淡雅。远远一榭,傍水而建,红墙黄瓦,门扉紧锁,旁边粉饰许多乱石。乱石,水榭,古木,繁花倒影水中,那鱼群好像在乱石、水榭、古木、繁花里穿行,游弋与于天堂瑶池之中。与你相拥,手捧一书,慢吟诗词歌赋,在江南的雨里,让水反照我们的容颜,在悄悄的时光的流里,逐步变老。最后与这纯美的自然融而合一。潭的终点,又是一桥,桥洞相连,又是一潭。红色的大鲤鱼,摇着尾巴,慢吞吞穿过桥洞到那更清更浅的潭里去,逐渐藏匿于乱石中不见。堤岸上是一个草坪,草色绿得发亮。雨落草丛间,弥漫一地轻烟。

衡宇楼舍,或飞檐翘尾,古香古色;或高峻宏阔,现代感极强。都掩映在绿树丛里,几经辗转,林荫深处,惊现一地幽兰。各处幽兰,那惊鸿一瞥的淡雅,才知道世间的一切花朵,都有点俗了。兰开幽谷,好像隐世的你。“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隐者如兰,而我只是一朵菊而已。你是兰,我是菊,婉约在江南的雨里。兰,在雨里静默。紫色的花,白色的底,淡而雅,那轻盈的花瓣,薄如蝉翼,润如丝绸。那是雨的精灵,云的灵魂,梦的梵语。兰的清芬,天下上没有哪一种花香可以媲美。那是真正穿透灵魂的梵音,在升空的刹那,透亮成照耀虚空的佛光。兰,优雅地开着,在百年古树下,也许它们并不需要许多阳光,仅仅一点风雨,就已足够,便能开出震撼俗世的花朵。兰,开满一地,每一朵花里,都有一个你。你在花瓣里摇曳,摇落一地诗情。

华卿似水,我愿水长留

由于有你,就是风雨也温暖。独行在寥寂的雨里,享受心里有你的幸福。转过兰池,那200年古枫顶天立地,叫醒我沉睡了的野性。顶天立地,叱咤风云,万马奔腾,慷慨悲歌,我本天地一男儿。好想金戈铁马,驰骋疆场,马革裹尸,横槊赋诗。那一世,我是英雄,你是玉人,你躺在我怀里,悄悄流泪,泪水濡湿我的战袍,誊写儿女情长的浪漫。我倚天屠龙,仗剑长歌,一生豁达。由于有你,我的天下不再寥寂,那一地漂荡枯叶,也在脚下有了绵绵的柔软,落花,枯叶,青草总是夹杂在一起,氤氲真淡淡的情思;由于有你,我的文字有了轻灵的同党,空灵的意境,浪漫的情怀。古树蓊郁,直插天空,这是怎样一种古而幽。房舍躲在古木中,偶然露出一角,各色的花,粉饰其间。白的橘花,黄的迎春,红的茶花,紫的泡桐,分别在差别的区域,在你不经意间,与你撞个满怀。由于有你,我的旅途不再伶仃,不在一小我私家看景物,现在,明白是与你同在。你如空气般,在我的鼻息,在我的心肺,在我的血液里了。你如花香般,走进我的躯体,与我合而为一了。今生谢谢有你,在我的心灵,在我的身体里,你无所不在。在江南的雨里,遇见你,真好。你撑一把油纸伞,身上散发淡淡的幽兰气息,眼波盈盈,诗意的在我生命里走过。你是我生命里的过客吗?

烟云弥漫,细雨霏霏。生涯,一如既往,平平淡淡,偶然忙碌,偶然闲适,闲时念书,忙时想你。盼望与你相识,在这迷蒙的雨里。盼望与你相知,在这江南的春里。盼望与你相恋,在这人生的转角。盼望与你相爱,在这红尘的城里。盼望与你相守,在这忘世忘机的净土。我们在红尘里相遇,那净土也变得温暖,地狱也充满幸福。可你一点而也不知道,我只有悄悄的忖量,伶仃的享受,这一小我私家的地老天荒。

忖量如烟氤氲,雨儿随花纷飞。我喜欢这缱绻悱恻的小雨,喜欢在细雨淋漓中独行,我是感受到你的存在的。你的小手在我的大手里温润,你的发丝在我的肩头柔软,你的体香在我的心肺里流淌,你的笑语在我的耳畔缱绻。雨,悄悄的,轻轻的,柔柔的。你偷偷的,暖暖的,美美的。泪水滑过脸庞,淋湿衣襟,洗涤心中的惆怅。我等你,在江南的雨里,等你,一辈子,你会来吗?也许今生,你不会泛起,也不会到来,你只是我的一个梦,在雨里,江南的雨里,游离了千年。我的兰,你在那里?

千转百回,不觉已是一片桉树林,笔直的树干,是那么率性,一点也不知道曲一曲,看样子,照样甚合我心。我喜欢那一种直,直插天空,是那么傲气,原来我的骨子里照样傲的,只不过忘了自己另有傲骨而已。你喜欢吗?这样一片原始的森林。茫茫而不见边际,随着山势,伸向天的终点。中心是数十亩旷地,空旷而渺远。林子幽静,鸟鸣阵阵,清风徐来,漫卷一林沙沙之声,闲步林中,黄叶各处,聚积如毯。旷地终点,是新辟的果园,一大片,一大片,黄色的土壤,散发淡淡的清香。果园外边,是荣华的街道,一色的摩天大楼,只一条围墙隔着,把红尘的喧嚣,挡在外头。亲,这不如我们的心灵吗?只一道围栏,便营造出心灵的净土。几只玄色的狗,几只褐色的羊,在空旷的草地上撒欢,觅食。不远处,一座废弃的瓦窑,被菜地笼罩,一条土壤的小路从菜地中央穿过,通向一墙之隔的红尘。

沿着果园旁的小径,慢行数里,一道篱笆,一个柴扉,一间木板小屋,一个满是蛙鸣的小塘,塘里长满青草。推开柴扉,走进去,可见新种的辣椒,茄子,另有开着白花的萝卜,举着黄色花瓣的菜花,整齐的菜畦,匍匐着许多不知名的野花。一座新修的摩天大楼,叫都会绿岛来着,院内几十株大樟树,就叫绿岛,比起园林里的奢侈,不知是怎样的清贫了。但那楼上的人照样幸运和知足的,在楼上还可以望见这一片绿海,也有望梅止渴的意味。柴扉里的菜园,一直延伸到摩天大楼的基础上,与那摩天大楼,仅一条竹子织成的篱笆相隔,一对老配偶,在大楼的基脚上种上了瓜果蔬菜。想那大楼里的人,可以上演现实版的偷菜,不费吹灰之力。真正世外桃源,蛙鼓阵阵,感受我们就是那对拿锄挑箕老配偶,幸福而知足。只要心在,相距千里,又有何妨。身无彩蝶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实在不必说。默默地关爱,默默地明白,默默地守候,默默地祝福,一切都是静默的,有时真的可以无声胜有声。没有世俗,没有繁琐,那是净土里的爱恋,天堂里的情愫。逐渐飘零成缱绻而温暖的空气,穿越千年的时空,燃烧在生掷中蓝蓝的白云天,浪漫在蒙蒙的江南的雨里。

路没有终点,百十条相互连着,曲径已往,一条笔直的大路,大路旁是几座高楼,隐约听得见女子青春的笑声。远远的,充满春的活力,张扬而放肆。足旁的一棵桂花树旁倒着数块石碑,篆刻着数百年前的风骚,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包罗那楼里青春的笑声。谁都曾经青春,也将逐步老去,最后都是一杯灰尘。一块平地上,插着几朵塑料花,一堆燃烧过的纸钱的灰,一些鞭炮的残核,花是围着一株新栽的桂树,围了一个圈。也许祭祀的是长眠在桂花树里的灵魂。人生何往,那就是我们最后的归宿,能与桂树合而为一,兴许是个好归宿。

雨渐深,天渐暖,云流,风斜,情懒。一小我私家闲步在午后的园林,忖量着一生守候。你若在,心就在。也许你也在寻我,也在这江南寥寂而缱绻的雨里,悄悄的,虔敬的守候,任时光荏苒,岁月蹉跎,也未曾有一丁点儿放弃。亲,真想柔柔地抱抱你,温暖你,以一生的柔情。与你一起去听江南水乡的渔舟唱晚,去看长河夕阳的大漠孤烟;一起守候心中的净土,用手中的笔,纪录人生的浪漫。重逢是歌,真情演绎。相识是缘,感恩缘遇,等你,在千里之外。想你,在江南的雨里。也许今生,你不会到来。来生,我还要等你,在优美的江南,无边的烟雨里。

文:性淡如菊

怎么可以,连自己的路都不认得

该内容由网友贡献,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

0
分享海报

官方公众号:#####(长按复制)

站点公告

网站正在建设中,敬请期待~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