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韵飞翔,念你如初

患癌女孩冯莹的爱情梦想

春天,透出水墨的深韵。我仍然候在它的尾端之上,守候心朝大海的惊喜。秉笔为篙,撑纸作渡,寻觅一场来时的江南旧梦,如初,守在季节的窗台,念你。

――文/曾陌儿

撩拨温软的四月,风雨忽来,云蒸霞蔚的满树桃花,在江南的山水间轻扬,铺就一片胭脂云,现在,落红是春天最寥寂的诗句,有谁聆听到它坠落的声音?

江南的一场春雨,宛若娉婷妩媚的清雅女子,踏着细碎的足音,叩响静谧的小巷,款款走来。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迷了星子,熏了弦月,滴醒了乳燕,淋醉了相思人。

低头,看一地犹带水珠,俯身,抚摸片片花瓣湿润细腻的纹理,手执淡淡的流香,将境况涂上心底的清凉。撑着一伞薄薄的诗意,忘记了吹过的风,忘记了下着的雨,忘记了悄然流逝的时光。

站在春天的路口,轻轻踮起脚尖,呼吸着转换的空气。看道旁花木扶疏,树影婆娑,闻百花的气息幽远清淡。风是绿的,用轻灵的细手,拂过所有的叶子,枝头便写满了滴翠的春韵。水是绿的,清溪唱着悠长的小曲,那一江东流,时而温柔,时而咆哮,走过几多弯弯曲曲的岁月,眼见了几多分分合合的人生。

云雾缭绕,轻尘出轴。远处,层峦叠翠的黛山,镌刻青翠的眉眼,一抹杏色,涂满了江南的绿鬓。我莲步轻移,抖落一身的烟尘,从喧嚣的天下逃离至文词的桃园,一起跌跌撞撞,风生水起。袖一掬青枝绿草,握一掌镇静,踩着音韵如水的时光印记,品味着图文并茂的诗心。

于千万人之中有时遇见,于姹紫嫣红的春季留下一抹清晰如水的景物。我知道,你终究会成为寥寂的笔端之下,一朵盛开的春红,一段或远或近的影象。

静默纤尘,我寻觅一帘尘梦,在时光的罅隙里,不停梳理过往的旖旎景物,流淌的思绪在婆娑的绿影里缱绻氤氲,仿若弥漫在江南青山绿水间古色古香的娉婷。也许再多的春天,只装一个在心里就可以温暖一生;再多的梦,有关于你的,都是那样的温暖!

这一季节深藏的春色,是否,能将一场最美的遇见,写成动听的传说?我在季节的窗台,守候如初,裁一段伶仃的时光,将你轻轻惦念。

余尘漠漠,但留思茫茫。谁在美丽图画的春天里忘却来路?谁又在紫陌暖颜里念兹在兹一份深情?

任山河老去,此情不移。

花在流年里开,情在流年里生。

烟花甚美,两重心字已成灰

四月的天空,一抹湛蓝,是谁在端砚泼墨时溅落的一笔淡彩?我轻织一个素色琉璃的梦,在流动的白云里悄悄舒卷。砌一堆心念,燃一束光明,捻一米阳光,看江南反反复复堆砌相聚分别的故事,看逃之夭夭,看花事茶糜。冉冉墨香透过街窗,一纸眷念,勾勒出清新的风情,然后停顿在素胚蓝花瓷瓶底,叹成永远的影象。

这份沁蓝的情怀,在指尖苏醒,萌动,着花,婉约成春天那一抹绿影。江南,烟花如雨,门庭若市,这都会的历史,已然投下你颀长俊朗的风姿,记着你温润如玉的镇静和笑容。我静默,浅安,用水的清亮,云的萧洒,摹仿一份相知相惜的友谊,无须浓墨重彩,将一段山高水远的尘缘,于风起处,一蹴而就。

谢谢缘分,在这个指尖江湖里,让我们一笑重逢,用平静素淡的文字,偎着相互取暖和。从柳芽初绽的早春,到花谢花飞的暮春,掣笔御风,拢一季倾心的想念,悉数形貌在时光的花朵之上,把你的清冽与质朴珍藏,折叠成雅致的字字句句,如初,念着你。

江南的春天,斜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蓦然回首,一缕心香,早已穿过红尘万丈,凝成真诚的祝福,希望你一切都好。时光如尘,光阴似箭,有些人,注定是生命这一程中最美妙的遇见。

一程山水,一份珍藏。

忖量如蝶,在四月的天空飞呀飞。闻一闻茶的香气,哼一段旧时旋律,品读有关于你的一帘幽梦,喜悦时,冰天雪地的严寒会忽略而施以浪漫的色素;悲痛时,蓝天白云的清丽也会投下郁闷的阴影。

人随风过,自在花着花落。守着一份随缘任遇的心境,头脑之外,将红尘的纷纷扰扰杳然飘远。那层层叠叠的花朵,染成一片色彩斑斓的诗意,在两岸张望。江南是一位多情妩媚的女子,沾满一身自然的脂粉,藏在云水之间,泛红着脸,不敢仰面。现在,好想在空灵的春山里择石而坐,与白云对弈,听柔风涛语,或做一只自由的鸟,今后栖落在那株岸边的小树,不再回去。

留人世若干爱,迎浮生千重变。重叠演绎的城南往事早已被时光剪裁,化为一场云烟。红尘深处覆盖了太多的往昔。香衾梦遥,我依旧守在每个季节的窗台,念你如初。

今生只愿做一名兰心蕙质的女子,在悠悠岁月里,品味一份清清淡淡、平普通凡,乐又何妨?伤又何妨?

月度银墙,轻踏着旧梦的韵脚,一盏寥寂的灯,一曲泠泠的歌,一缕幽香,在夜里四处流淌。紫薇花丛蜂拥的流香窗棂下,从幽静里捧出一页信笺,凝思读一份深情。拈一指流云,拂落红尘的倦惫,我在旷世的月光下,以梦为马,共你文字、醉舞流年。

缘分,是一场相遇、一份珍惜、一段心灵之约。陌上,云蒸霞蔚的满树桃花,在江南的山水间轻扬,铺就一片胭脂云。我仍然候在它的尾端之上,守候心朝大海的惊喜。秉笔为篙,撑纸作渡,寻觅一场来时的江南旧梦。

一沙一天下,一花一天堂。你听,朵朵落红坠落的声音,仿若一帘缤纷纤盈的花语,在影象里辗转芬芳。当撩拨温软的东风吹乱你的构想,能否抽闲想象这张旧容貌?现在,有谁在陪你看生机勃勃的晨光,去看橙暖祥和的斜阳?

春韵飞翔,念你如初。

彼岸花

该内容由网友贡献,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

0
分享海报

官方公众号:#####(长按复制)

站点公告

网站正在建设中,敬请期待~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