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琴声,乱我流年

庭院,深深…

文/陌然

年华向晚,只待寒月倚窗,伏案,轻抒一抹闲情,于笺上,守候,夜的来临,就像等着宿命里的女子。青春渐逝,岁月的脉络里,依然深藏着不老的柔情,我依然在守候,守候谁人倚在时光里的女子。

谁的琴声,缭乱了宣纸上,我墨染流年的思绪。灵动的旋律,像是素描的莲花,开出了粉红的心事,划破了指尖上我的宿命,在血染的琴弦上弹奏出,夜阑下,眉间心上的一声轻叹。

凭窗顾时,西风起,一手拈花,一手扶琴,琴声醉了轩窗,花醉了朱颜。一剪相思,洇一笔绕指的缱绻,你我隔岸,却是,生生的两头。花开为谁艳,花落惹谁怜,你为谁续一生青丝不停,许谁一世长发不剪,又为谁弹那一曲绝世的梵音。

你,即是谁人倚在时光里的女子,一袭轻纱,一指素琴,任一缕西风撩起那霓裳轻舞的薄纱,任那三千青丝拂过面颊,留下一抹沁人心扉的女儿香,好像是画中走出的仙子,在这骚动的凡尘优美成画。我愿执三千痴缠,在这繁花堤上撑伞为你等,哪怕三千年。

我是水岸伤逝的落花,在天涯尽处,守望流水,又是谁在飘飞的花瓣上写下你的名字?今后,不求一世留名,希望与伊人,霜染青丝换鹤发,今生不离,下世不弃。

一只猫带给主人的一份遗嘱

一身素衣,凭栏观景,携几缕清风,伴皓月入梦,尽把相思染,掬一捧雪飘,淡守寥寂流年。今生,何时,你做我的归人?

暮雪凄凄,冷了谁苦守的心,你的柔情融化在我的眸里。是忖量染白了雪,是清风冰凉了月,断桥上,谁在抚琴弹唱着悲曲,指尖触碰扬起的雪花,冷了千行清泪?

你即是那倚在时光里的女子,袭一身长裙随风,独坐曲水边,沐浴一城月光,回眸,浅笑,笑成景物。我就是那等在水岸的男子,等一场相思成梦,倚窗凭栏处,遥望漫天星子,转身,低眉,暗弹一行清泪。若,爱要刻骨,才气铭心。我愿化身石桥,经五百年风吹,历五百年日晒,哪怕无缘修得与你共枕,叨教同船,能否?

你早已长发及腰,待我青丝绾正,娶你,可好?

若,我青丝绾正,待我铺十里红妆,再来曲水边,执你之手,共填一词花红倚栏,歌一场,盛世里,流水落花,两两相随。

作于:2014年1月26日

一个人,要学会享受寂寞

该内容由网友贡献,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

0
分享海报

官方公众号:#####(长按复制)

站点公告

网站正在建设中,敬请期待~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