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我亦好歌亦好酒,唱与佳人饮与友。

歌宜关西铜绰板,酒当直进十八斗。

摇摆长街笑流云,我本长安羁旅人。

丛楼参差迷归路,行者匆匆谁与群。

幸有作文与谈诗,寥落情怀有君知。

负气登楼狂步韵,每被游人笑双痴。

幸有浩然共蹴鞠,轻拨慢扣自欢娱。

七月流火无眠夜,同向荧屏做唏嘘。

幸有彩云喜香山,兰裳桂冠共游仙,

说来红尘多趣事,笑声惊动九重天。

幸有晓艳能操琴,玉葱手指石榴裙。

止如高山流如水,流水溯洄桃花林。

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同酒。

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同酒。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这两句在网络上广为流传,为众人所熟知。诗大概写的是“我”本是游长安的旅人,不小心迷失了方向,巧遇红衣佳人,并与其志趣相投,视为知己,熟识后一起游乐,对酒当歌。“我”也恋上了此红衣佳人,并爱屋及乌恋上长安。

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作者殊同,本名高松,现代人,是网络后起之秀,甘棠诗社甘棠六子之一。

诗词极美,但关于创作此诗的作者的介绍很少。只知道是甘棠古典研习社的创始人之一。与甘棠诗社众人共著《甘棠初集》。甘棠古典研习社由一群年轻的传统文化爱好者发起于2006,并活跃于此年,此诗似也是作于那时,2007年三月后甘棠古典研习社博客不再发帖,诗人似也就此沉寂。由于过了十年,所得的总结也是源于网络,具体已不可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